袁荣亲专访:心理人若以盈利为目标,那多半是会很焦虑的

█采访/文:张林悦

袁荣亲在十三年前,放弃了稳当的医生职业,把眼光转向不可预知的心理学领域,创办了广州第一家私人心理咨询机构——晴朗天心理咨询中心,而后,晴朗天成为广东省教育厅推荐高校心理工作者接受培训的机构。这一路走来,袁荣亲老师苦心经营,在摸索中前进。带着对一名优秀心理工作者的敬意,心灵咖啡网采访了心理专家袁荣亲,以飨读者。

袁荣亲简介

袁荣亲是晴朗天心理机构的创始人及首席咨询师督导师,同时也担任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应用心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广东省心理咨询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社会心理学会理事、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庭心理专家,现作为广州市科协特聘的心理专家为企业、学校和农村提供心理科学教育。

曾接受中央电视台、广东电视台、《纽约时报》、《南华早报》及《广州日报》等知名媒体的专访和报道,编译了国内第一本与员工帮助计划(EAP)相关的专著《雇员心理支持指导计划》。

 

优秀的心理工作者要有一定的社会担当


类似于“心理咨询师能走多远,才能带领你的来访者走多远。”、“心理咨询师都是垃圾桶,积攒的垃圾多了,自己也会变得不正常了。”之类广为流传的说法被不少从业者认为是贻误了心理咨询师。且不论这种说法对与不对,只是想说,对有些观点的错误解读着实对心理工作者危害至深。

心:记得很流行的一句话是说:“心理咨询师能走多远,才能带领你的来访者走多远。”抱持精神分析观点的心理咨询师大多同意这种说法,而那些讲究“陪伴”的抱持人本主义观点的心理咨询师则对这种观点多有异议。这类观点上的冲突多少会给初学者造成一些困扰,不知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袁:“心理咨询师能走多远,才能带领你的来访者走多远”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但是不够全面。如要讲清楚这个问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在咨询工作中、资访关系里,对咨询师是有很高要求的。作为咨询师,其自身心理上相对健康是前提,同时呢,也少不了“接纳自己、接纳别人、理解现实”之类的职业素养。但要注意到的是,并非一定得是完美的咨询师才能帮助到来访者,来访者自己才是问题专家,他们自身才是解决自己问题的最大资源。

其二、这是对心理咨询师提出了一个基本要求——要不断完善!即便是个初学者,他或许对心理咨询业务不熟悉,或许对心理学知识和技能掌握不熟练,或许自身的心理健康也不突出,但都有可能通过“真诚”、“接纳”之类的品质让来访者得以成长。从这个角度看,“心理咨询师能走多远,才能带领你的来访者走多远”这句话其实是在提醒我们从业者,作为咨询师,永远都不完美、永远都需要学习;而“真诚”、“接纳”这类品质,对咨询师的工作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其三、所谓的咨询师“走多远”,其实是种心理层面上的成熟。“心理咨询师能走多远,才能带领你的来访者走多远”并不单纯是指学历如何、写过多少论文抑或是在某个领域里做多深的研究,而是指咨询师对人性的洞悉与理解,对自己的了解与接纳,以及自身对精神层面的探索和追寻。要知道,咨询师帮助到来访者,很大部分是得自于咨询师的人格魅力。

心:对心理咨询师初学者来说,在学派林立且彼此间多有矛盾、冲突之时,他们该如何选择性地学习呢?

袁:在心理治疗中,每种流派只不过是一个咨询师所使用的对人的心理冲突、心理障碍的解释方式,以及用这种方式去解决问题会相对的有效,但这并不是说,一个流派能解决所有问题。就目前治疗趋势,越来越以整合为趋向,越来越少强调其中某一流派。所以呢,作为初学者,应该多接触,之后将各流派结合起来,形成自己的方式。

此外,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咨询师,还需要从心理学知识的系统掌握出发,学习哲学、文化、生理等基本知识,尤其是神经科学和脑科学。

心:关于心理咨询师的培养,考虑到目前国家除了基础性的资格认证考试外,似乎并未有什么具体的引导。对很多新入行的从业者来说,市面上虽有很多相关的晋深培训,而且他们也并非不愿意花时间和金钱在自身业务能力的提升上,但由于市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想摸索出一条看得见的成功之路似乎十分困难。这个困局究竟该怎么破呢?

袁:优秀、卓越永远都是我们奋斗的目标,我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变成优秀的咨询师,选择咨询师这条路就意味着永无止境,我们唯有耐心可循——

首先,要比较系统地学习专业知识,以具备从业的资质。资格是个门槛,中国当下的心理咨询师的职业门槛并不高,在一定的时间内学习后通过国家的鉴定就可以取得资质。但这并不意味着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心理咨询师,优秀的心理咨询师还应该学会延展,更系统地学习专业知识,而不仅仅局限于培训教材里的内容。

其次,心理咨询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是一个实践性的专业,要在做中学。很多年轻心理咨询师在学习比较规范的课程时,会觉得概念性的东西很乏味,不如催眠来得有趣。但要了解的是,技能的学习虽然可以帮助解决问题,但唯有系统的基础性的理论知识才有助于找到正确之路,没有基础知识而只有基本技能,就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最后,无论是研习哪种疗法,都有共同之处——咨询师的学习是漫长的。在工作中不断学习与分享,在实践中不断应用和探索,才能不断完善自己,帮助自己扮演好心理咨询师这一角色。

心:你曾说过“假如一个人渴望在一对一的心理咨询上挣钱,那么这个人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心理医生”。那么在你看来,衡量一位心理咨询师是否优秀的标准是什么?这个标准是否适合求助者挑选适合自己的咨询师呢?

袁:优秀,可以用多种方式去评价。比如从目标取向、结果取向看,能帮助患者解决问题就是优秀。有关心理咨询师优秀与否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看——

其一、优秀的心理咨询师,首先必须是个心理健康的人,并且对咨询师这一职业有比较准确的理解。一方面,咨询师需要认同别人的人性——每个人都有价值但都不完美,唯有认同人性才能自我接纳和接纳别人;另一方面,咨询师这个职业带有利他性,它是以来访者为中心,帮助来访者解决问题,再从中得到一些经济上的回报。

其二、优秀的心理咨询师要有一定的社会担当。“假如一个人渴望在一对一的心理咨询上挣钱,那么这个人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心理医生”这句话是想说,优秀的咨询师并不只是停留在对个别人的治疗上,满足于在一对一或一对多的心理服务上取得的成就,而且还不断提升自己对人类心理健康的责任感与使命感,对人们的悲苦怀慈悲之心,这也是咨询师的品质之一。

其三、优秀的心理医生在精神层面上对别人要有一定的影响,也就是上面提到的心理咨询师的人格魅力。

至于说到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咨询师,可以尝试从两个方面入手——

其一、假设我是来访者,我选择咨询师会先评估他的教育背景,包括心理学、医学背景;再看他的从业经验,是否一直在从事这一工作、从事心理咨询接受过怎样的培训、做了多少案例;然后,我还可以根据别人推荐、媒体的相关报道来抉择,因为对社会做了一定贡献的才会被关注到嘛。不过一般求助者可能无法详细了解一个咨询师的责任感和他对人性的理解,那么就要选择在行业里受到肯定的机构。

其二、在行业里受到肯定的机构在管理上一般比较规范,就像知名医院里的医生,毫无疑问都是经过严格筛选和接受正规培训的,治疗水平质量相对有保证。接着就是挑选咨询师了。优秀的咨询师可能跟每个来访者都能建立良好关系,但哪怕再优秀的咨询师,都不一定就适合每一位来访者,所以要在建立关系、详细了解后做出选择。

心:我有读过你的《我为什么成为一个心理医生》一文,感触颇多。所以想问的是,抱持怎样的态度、动机从事心理咨询工作会比较健康些?

袁:对于心理咨询师来说,他们从事这份工作的动机都不太一样。我原来作为医生也能救人,有能力帮助别人医治病痛,我之所以选择做心理咨询师,是因为健康有多种方式,除了生理健康还有心理健康,生理和心理是相互联系着的,而且在我看来,心理层面的感受对病人的影响更为重大些。

我记得有同学曾说过,随着科技的发展很多疾病都可以治愈,但问题是,医生只停留在治“病”而没治“痛”。“痛”是什么?“痛”是心理上的一种感觉,属于心理健康层面的。一项完整的健康维护,应该既要医治生理上的病症,又要给予心理上的支持,如此,病患才能更好地适应社会。

  

  

若以盈利为目标,那多半是会很焦虑的


有留意到,如今很多拿到心理咨询师证书的人都有自行开办心理工作室的想法,这种想法之普遍一如很多文艺青年整天想着经营一家咖啡馆。在袁荣亲老师看来,这种一心想着单干,只追寻自己的独立性和行业的担当,可以说是咨询师个人成长里的一个缺陷。

心:记得有老师跟我讲,一个心理咨询工作室若单靠个案咨询是很难实现盈利的,所以呢,很多工作室在接待个案咨询之外,都开办了各式各样的培训课程。晴朗天工作室作为国内最早的心理工作室,不知在工作室的运营上有什么能和同行分享的?

袁:咨询行业里的人若以盈利为目标,那多半会很焦虑,毕竟不是整个社会都认同心理咨询,不是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都愿意花钱接受心理服务。想必大家也都知道,心理咨询师的付出是很多的,要付出高昂的培训费、花费好几年的时间学习准备……如此才有可能为别人提供帮助,而整个社会的接受程度不够,与所期待的回报相比,咨询师就容易产生些失落感,且别说“发展”,有时候“生存”都是难题。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心理工作室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除个体咨询之外做些培训也无可厚非,都是提供服务,只是服务的模式不一样罢了。

至于工作室的运营,现在俨然不是过去“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工作室要让别人了解就需要广告方面的投入,如若想达到预期的效果投入还不能少;此外,一个不是很有经验的咨询师又不能过度包装,这是个比较难的过度,要慢慢探索。若要问我的意见,我觉着可以考虑以分支机构或合伙人的方式,与在行业中得到认可的机构相联合,如此或许能减少宣传和管理成本。只是呢,如今心理咨询行业中,大多都想着单干,他们只追寻自己的独立性和行业的担当,这一点也可以说是咨询师个人成长里的缺陷。

心:有留意到,很多心理工作室里真正有足够个案的也就那么三五个心理咨询师,但就这样的三五个咨询师,做到一定程度也会离开这家工作室,然后聚拢一批咨询师自行开办工作室。就是说,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工作室间的联系普遍比较松散,不知你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这种现象的存在对心理咨询行业的发展会有什么影响吗?

袁:这是正常的流动,是可以理解的,关键是看个人的取向。现在的咨询机构可以借鉴律师事务所的模式,很多律师是合伙人,等到自己觉着成长的足够了,很可能就另外建立一个事务所。心理咨询师也如此,先在比较大的机构里成长会更好。

就咨询行业的发展而言,多个工作室对社会来说是一个支持——工作室小而灵活,容易建立,也能为大众提供便利;但与此同时,这些工作室由于投入成本低,加上没有足够的准备就开业,可能不够成熟,提供的服务也参差不齐;此外,有些工作室甚至没有到相关部门注册,这就存在很大的风险——工作室不会长存,甚至有可能为生意做一些不规范、不道德的事情。

因此呢,开办工作室一定要规范,要有一定的设备、咨询师和管理机制,合法注册是个保障。对于求助者,最好寻求那些在政府相关部门登记的有着规范管理的机构的服务,利益方能有所保障。

心:如今很多拿到心理咨询师证书的人都有自行开办心理工作室的想法,这种想法之普遍一如很多文艺青年整天想着经营咖啡馆。对于他们冒出开办工作室的想法,你有什么建议吗?

袁:希望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独立开办工作室,有这份热情是好事。但要想让工作室能历久长存,而且得到好的来访者资源,那就要思考准备好了没有。有些人把开办工作室当作练习,并不在乎结果好坏,很可能随时关门,求助者去到这样的工作室就难以得到比较好的服务,甚至还会有风险。

真正想要在这个行业里发展的人,可试着先去有实力的机构里学习,等到自己在资金上、技能上都有充足的准备了,那就可以考虑去开办工作室了。但事实上,大多数自己独立开工作室的人都没准备好。

心:不少人说,国内心理行业的发展还处在一个起步阶段,那若假以时日,在看得见的未来,你觉得国内心理行业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袁:我对这个行业今后的发展还是非常期待,应该说接下来几年是个快速发展的阶段。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说明——

一方面,社会有需求就会推动行业的发展。很多人其实都存在问题,只是不愿去经历。在一个可能从未有过的高压、苦闷、迷惘的时代,他们以不断追寻对物质财富的控制感来对抗自身的焦虑感,无疑是用错了处方。其实呢,这些焦虑需要的是从心理层面去发现内在资源,别无他途。

另一方面,从业者的专业素质也正在提高。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心:你是这个行业里的前辈了,最后想问的是,你对后辈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袁:对他们我想说的大致有四点——

其一、心理咨询行业是个值得骄傲的行业。不论你能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咨询师,在学习准备和从业的过程中,你的心理健康水平和幸福感都已经得到提升。

其二、在帮助别人成长的同时让自己成长,这又是一个值得骄傲的事情,我们不知道能做多少,但能做我们力所能及的就可以了。

其三、咨询师是帮助别人也是帮助自己,所以从事这份职业,能不能赚到钱、有没有自己的社会地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正走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目标。

其四、心理咨询师的道路是漫长的,要成为优秀的咨询师,就需要一个很长远的规划。

采访后记:

记得袁荣亲老师在《我为什么成为一名心理医生》一文的末尾写道,“一眼就看到未来的感觉,真不好。相比之下,我虽然相信自己是一名好的心理医生了,但我仍然无法预测,我未来会达到什么境界。这种不可预测性,正是这个职业的魅力。”是呀,心理咨询师何尝不是一个魅力与挑战并存的职业呢?朝着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不也是一种幸福么!